兴城新闻网 > 美食 > 亲信干政事件让日韩关系成果付诸东流 日对韩外交高开低走

亲信干政事件让日韩关系成果付诸东流 日对韩外交高开低走
2020-01-11 02:38:03   

    2016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继续打着所谓“积极和平主义”旗号,推进“俯瞰地球仪外交”,以应对朝鲜核威胁和中国崛起为借口,在东北亚地区重点运筹,改善与韩国的关系,谋求打造紧密的日美韩安保合作框架。

  不过,安倍没想到的是,尽管他以设立“慰安妇”受害人援助基金的手段,在2016年年初实现了改善日韩关系的突破,但年底韩国总统朴槿惠就因身陷“亲信干政”事件而遭到国会弹劾,面临下台危机,使急速热乎起来的日韩关系不到一年就再度面临巨大变局。曾令安倍自得的对韩外交在2016年可谓高开低走,有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可能。

  解决“慰安妇”问题曾是双边关系重大突破

  日韩关系作为东北亚地区重要的双边关系,一直都很微妙。两国虽同为美国的盟国,但关系却经常不冷不热,特别是围绕历史认知和领土纠纷问题,两国还经常剑拔弩张。

  对此,美国急在心里。美国常务副国务卿布林肯就曾明确表示,美日韩三边合作是美国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基石,而包括“慰安妇”问题在内的日韩矛盾不仅妨碍了日韩合作,也使美日韩合作大打折扣,有损美国利益。

  为此,美国一直积极推动日韩在解决“慰安妇”等问题上相互让步,美国总统奥巴马2015年甚至还曾亲自出面,分别做安倍和朴槿惠的工作,“希望(日韩)困难的历史问题得到解决,在东北亚地区诞生面向未来的关系”。

  而第二次执政以来主打“俯瞰地球仪外交”的安倍也逐渐明晰了今后日本的外交安保战略,即借助“亚太再平衡”战略,以稳固的日美同盟为基础,着力改善与韩国的关系,打造日美韩三边安保合作框架,并将政治和安保资源都用在应对朝核威胁和中国崛起上。

  由此,在美国“老大”的斡旋下,安倍以日方出钱、韩国出人,设立解决“慰安妇”受害人援助基金为诱饵,成功打动了急于在任期内解决这一问题的朴槿惠,双方在2015年底放出了一个大新闻———日韩间达成了解决“慰安妇”问题的“最终且不可逆”的共同协议。

  日韩两个盟友在历史问题上“握手言和”的消息一出,自然令美国喜出望外。美国国务卿克里第一时间发表声明称,美方认为这将有助于弥合伤痛,以及改善美国这两个最重要盟友之间的关系。克里还为日本背书并强调,日韩共识将使“慰安妇”问题得到“最终且不可逆的解决”,称赞安倍和朴槿惠的“勇气和远见”。

  随后日韩关系剧本似乎一如美国所愿。为了趁热打铁,安倍政府其后不但痛快地拿出了10亿日元 (约合5800万元人民币) 的“慰安妇”基金资金,而且还在去年4月发表的外交蓝皮书上一改2015年有关日韩关系中“韩国是日本最重要的邻国”的平淡表述,将之升级为“韩国是与日本拥有共同战略利益的最重要的邻国”。该蓝皮书还将2015年 12月日韩达成的解决“慰安妇”问题最终协议定位为“日韩关系出现的重大突破”。

  可以说,日韩关系借以2015年底解决“慰安妇”问题为突破口,取得了过去多年都没有实现的进展,日本由此获得了巨大的安全和外交利益。而在2016年间,以应对朝核威胁为借口,日美韩三边各个层级的协调与合作较往年更加密集和密切,议题也远超东北亚地区范围,甚至涉及到了南海问题,尽显日美加快推进日美韩三边安保合作的司马昭之心。

  韩国今后外交政策料将维持均势

  然而物极必反,安倍曾满心希望借日本的主席国身份,于2016年底在东京主办中日韩三国领导人峰会之机,促成朴槿惠就任以来首次访日,以进一步巩固日韩改善关系的一系列成果,使自己的2016年对韩外交成功收官。但朴槿惠却因国内“亲信干政”丑闻愈演愈烈而遭国会弹劾停职,导致此次峰会无法成行,使得安倍的如意算盘终落空。

  分析人士指出,2016年一年来日韩关系改善所取得的进展,超过了此前日韩几年甚至十几年关系发展的积累。但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韩国外交方向的改变以及日韩达成的一系列协议,基本上都是朴槿惠独断做出的决定,在韩国国内尚未形成一致意见。鉴于韩国独特的政治体制,使得总统的个人风格对外交政策影响颇深,随着朴槿惠提前下台的可能性大增,韩日关系必然受到严重影响,前景堪忧。

  首先,对于朴槿惠与安倍达成的日韩解决“慰安妇”问题的最终协议,韩国国内大多数民众一直相当不满。韩国下届政府上台后,必然会为此要求重新谈判,提出新的要求,“慰安妇”问题将可能再次成为恶化日韩关系的导火索。

  其次,有关日韩 《》,过去多年韩国都没有同意与日本签订,朴槿惠的前任李明博甚至在该协定签署前反悔,就是因为韩国国内对与日本开展安保合作反对声音极大。而朴槿惠却利用国内政局混乱期匆忙与日本签署。目前,有意参选韩国下届总统的潜在候选人均明确表示将重新审视这一协定,可以预计韩国下届政府即使不能公开推翻这一协定,执行起来也会大打折扣。

  第三,朴槿惠的外交政策过于情绪化,从执政初期积极开展对华外交迅速转变为对日美一边倒,而这并不符合韩国的外交和安保利益。韩国下届总统的潜在候选人普遍认为韩国今后外交政策应继续维持均势,在坚持美韩同盟的基础上,均衡发展与中、日、俄等国的关系,以维护韩国外交的独立性。因此,韩国下届政府执政后必然会对朴槿惠的极端外交政策进行调整,全力修复因“萨德”问题受损的韩中关系。

  面对韩国国内政局的剧烈变动,安倍政府对日韩关系前景的看法也一改此前的意气风发,开始变得谨慎忐忑起来。有日本媒体报道称,在韩国国会通过针对朴槿惠的弹劾案后,日本外务省官员就一脸愁云,担心日韩关系所取得的成果很可能付诸东流,而安倍身边人士更是担忧地表示,首相的外交努力最终可能昙花一现,“东亚的力量平衡将面临再次被打破的局面”。(记者 丛云峰)



相关阅读:
象泰配资 www.xt168.com
热点推荐
今日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