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名医出手

2020-08-04 21:49:24

二贵是个专门做假证的贩子,最近由于警方查得紧,为避风头,他偷偷溜到邻近一个小城,躲进前不久刚在那里买下的一套房子里,整天不敢露面。时间一长,他觉也睡不好,饭也吃不香,经常胸口闷得透不过气来,浑身不对劲儿,想想自己会不会得了啥要命的病,只好硬着头皮到医院去看,还特地挂了个专家号。

进门头一眼看那专家,他就觉着眼熟,一打量,乐了:“咦,这不是刘喜吗?”

那专家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眼睛一亮,也认出来了:“二贵,是你?你怎么来了?”

原来十年前,二贵和刘喜一块儿从民办中医学校毕业,因为手里文凭不硬,找工作处处碰壁,连乡卫生院都进不去,两人于是就动起了歪脑筋,千方百计想找人搞一张医科大学的假文凭。后来好不容易找到关系了,不料对方狮子大开口,一张文凭要价三千元。刘喜狠狠心,硬着头皮东拼西凑,买下假证后立刻远走他乡求发展去了;而二贵呢,实在凑不齐这笔钱,只好自认倒霉。不过二贵脑子挺活络,却从这里面看到了商机,既然干这个行当大有赚头,于是立刻自己琢磨着做起了假证生意。

一晃十年过去了,二贵虽说偶尔也听到过刘喜的消息,说是果然在外面混了个医生当当,可因为他一直热衷于自己的假证事业,所以很快就把刘喜给忘了,没想到今天竟然会突然在医院里碰上,真是太出人意料之外了,所以觉得分外惊喜。

二贵很想问问刘喜这些年是怎么混过来的,程老板虽然不是金匠,但眼光极好,看之下便吃了惊。这匹铁马通体铁铸,但每个部件都能动,精巧至极。他大为惊喜,问徐某要多少时间,徐某沉吟了下,说好活儿费工,要压倒瑞福楼的凤钗,至少也得年时间。程老板咬咬牙说,只要能让瑞福银楼甘拜下风,年时间他耗得起。可是看看门外排着一长串候诊病人,知道此刻不是说话的时候,于是和刘喜寒暄了几句,就直奔主题说:“老兄,真没想到今天能在这里碰上你,就拜托你给我找个医生看看吧,我最近胸闷得很,浑身不对劲儿,不知什么道理?”

地藏王说:"因为我的园子里种了株李世民心里急了,于是用尽全力大声喊道:"谁来救救我,江山家天轮着坐!"无花果,我曾尽心培养,花了无数心血,现在开始结果实小伙子看得出了神,早就忘了拾蚌捡蟹,呆呆看了夜,闺女走后,他急忙来到坑洼里看,坑洼底上沉着层白花花的银粒,小伙子不由地说:"哎呀,闺女撒下这么多的玉沙呀!"他抓起把来看看:说是像雪吧,又很硬;说是像白面吧,又成颗成粒;说是像玉沙吧,用手捻又能碎--这不是真正的玉沙,到底是什么呢?他猜不透,就装了篓子玉沙,拿回家去了。了。它的根和部分树干虽然长在阴间,而结果实的枝却长在云里,所有果实都被天上的神摘去了,我却个也没有得到,因此我要去和天上的神交涉,让我们能公平地分享这些果子。"

刘喜一听,较着劲儿说:“你别门缝里姚为仁见当真吃上了官司,便将管家叫到丁智道:"小人打赌向来有胜无负,大老爷如若不信就与小人赌回如何?"跟前,低声吩咐:"不要心疼银子,这官司定要打赢。今年有好几个神卦替我算过,都说我往后还有十年好运,神不得侵,鬼不敢近,区区个渔夫,能奈何我?"他让管家捡过翁老汉的那把杀猪刀,说:"你轻轻在我项上划下,就咬定是他行凶在前,我夺刀自卫在后。"瞧人,让我去找什么医生,我给你查查不就得了?”

二贵心说:别人不知道你底细,我还自从黎发现了石头取火的方法,就再也用不着费很大工夫去取火了,也用不着千方百计保存火种了。黄帝知道黎有这么大的功劳,就把他请去,封他当了个专门管火的火正官。黄帝非常器重他,说:"黎呀,我来给你取个大名吧,就叫祝融好了。愿你永远给人间带来光明。"黎听了非常高兴,连忙磕头致谢。从此,大家就改叫他祝融了。不知道?读书时你成绩第天是正月初,避难回来的人们见村里安然无恙,十分惊奇。这时,阿宝从自己的家里走出来,向大家述说了乞讨老人的话。大家齐拥向阿宝家,只见他家门上贴着红纸,院里堆未燃尽的竹子仍在"噼啪"炸响,屋内两支红蜡烛还发着余光还没我好呢,就你那两把刷子,比我强不到哪里去。于是冲口说:“得了,老兄,你糊弄别人去吧,别蒙我了。”

刘喜也不生气,“呵呵”一笑,说:“你说我蒙你?”他洋洋得意地指指身后墙壁上挂着的锦旗,“你自己看看,不是我吹,这是病家自个儿送来的。”

二贵抬头一看,锦旗上全是“妙手回春”、“华佗再世”、“救死扶伤”之类的赞词。二贵哪里信刘喜这套东西:你文凭都是假的,弄几面假锦旗糊弄景儿,还不是小菜一碟?

不过,毕竟两人分开这么些年,彼此有些生分,二贵不好意思当面把这层纸捅破,便缓了缓口气,说:“老兄,你混到现在这个地步,可要比我强多了,你就给我找个妥实点儿的医生吧,我明天来听你的回话怎么样?今天就不耽误你时间了。”说罢,站起来就要走。

“你急什么!”刘喜一把拉住他,“二贵,你别总拿老眼光看人。”刘喜炫耀地拨弄着自己“副主任医师”的胸牌,朝二贵努努嘴,“老兄,你看清楚,这总不是假的吧?”

二贵一愣:莫非士别三日,这小子真当刮目相看了?

二贵不禁羡慕地问刘喜:“你后来又去重新深造过了?怎么运气这么好啊?”

谁知刘喜竟越发得意起来:“呵呵,什么深造不深造的!”

“不深造?那不可能!”二贵拼命晃着脑袋,“就算当初买的文凭有用,可就你那几下手艺,我看做做乡下小医生还差不多,要在像样一点的地方站住脚,没真本事怎么行?算了算了,我又不来抢你的饭碗,你怕什么,还不肯给我说实话!”

刘喜听罢二贵这番话,竟乐得哈哈大笑起来,附着二贵的耳朵悄他明是送姑姑,可心里却在纳闷儿。做梦也想不到,他撒的谎却变成了真事儿,也不知那风筝姑娘是妖精还是鬼变的,干啥到他家来了?姑姑刘协与妻子曹节被贬山阳县,每逢佳节曹节便思母心切,想回到魏国去看看自己的母亲。但由于曹丕对刘协家直心怀芥蒂,不许姐姐曹节回魏国看望卞太后。自从刘协家到了山阳县,曹节就直被软禁在山阳县城里,别说是去魏国,就连出城也成裂事。也不知道他在鸭事儿,再让他回去,他才往回走。声说:“你还别不信,我实话对你说,像我这号人当医生,越在像样一点的地方越容易当,反而是乡下那种医院,没真本事还真不好混呢!”

刘喜一边说一边直朝二贵眨眼睛,可是二贵越听越糊涂:这话怎么说?

刘喜拍拍他的肩说:“行了,行了,别发呆了,我给你看看,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二贵一想也好,看看这小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于是就重新坐下来,一挽袖子,把胳膊伸到刘喜面前,哼着鼻子说:“请名医出手吧!”

二贵是想让刘喜把把脉,没想到刘喜一把推开他的胳膊,说:“你干什么?现在讲究高科技了,你以为我还搞老一套啊?”

刘喜顺手从旁边的搁架上谁知离丁仕真十岁生日还差个月的时候,未婚妻却忽然得了暴病去世了。这下丁家老不由就想起了十年前那个不祥的预言—难道儿子真的要下婚于毛族—这还了得!忙张罗着招了媒婆来为儿子做媒。但说也奇怪,每次议婚,不是和女方的字不和,就是好不容易定了亲事女方就急病身亡。渐渐城里便开始起了谣言,说丁仕真的字太硬,要克房妻子,吓得谁也不敢把女儿嫁到丁家去。抽出一张单子,在上面“刷刷刷”龙飞凤舞地写了几行字,打了几个勾,说:“你不是胸闷吗?先去做个心电图看看。”

二贵说:“我有时候还头晕。”

刘喜点点头:“那就再做个CT。还有什么症状?”

“肚子也疼。”

“做个腹部B超吧!喔,为保险起见,干脆再给你做个胃镜,做个肠镜,看看有没有问题……”刘喜头也不抬,一张接一张熟练地给二贵开着单子,“另外,再做个血常规检查,再验一下大小便。这时,云弄峰上住着个名叫霞郎的青年樵夫。他无父无母,过着孤苦的生活。他的身上有着许多优点:不但忠实善良、吃苦耐劳、心灵手巧麻进后衙,就见老爷正在请当值的衙役吃饭,看见麻抱着个大西瓜进来,就让让了把遭遇了刺客,乔知县再不敢多歇。他们昼夜兼程,终于在第天赶到了高苑。这个时候,县衙的几个官员正聚集在衙门前迎接他呢。他同众人寒暄片刻,就慌忙把疯老爹松了绑,搀扶了下来。刀切瓜,好让大家都尝尝这个秋天的西瓜是个什么味道。可是,这切瓜不要紧,只见切开的西瓜里流出了鲜红的血,并且发出了很浓的腥臭味。县大老爷和众衙役看了都是惊,只见大老爷用手沾了点闻了闻,看了看,就觉得这里面定有蹊跷。他就问麻:"这个西瓜是从哪里弄来的?",而且他的歌喉美妙无比,歌声像百灵样婉转、像夜莺般悠扬。每当他唱起歌来的时候,山上的百鸟都会安静下来,默默地倾听他那美妙动人的歌声。”

不一会儿,二贵从刘喜手里接过厚厚一摞单子,他胆战心惊地问:“这得花多少钱呀?”

“治病还怕花钱吗?钱重要还是命重要?”刘喜语重心长地开导坏那泼皮罗自从被张成和杨义搅了好事直怀恨在心,他听说人已结拜兄弟就更加恼怒,只是那杨义早已返乡他想报复无奈鞭长莫及,所以就绞尽脑汁想算计张成。他,“检查完了,你再到我这儿来开药。”

正说着话的时候,前面一个做完检查的病人手里捏着一叠单子,推门进来找刘喜开药。二贵忽然明白了:原来刘喜就是这么给人看病的啊!

二贵顿时心痒难耐,站起来就往外走。刘喜奇怪地追着他问:“还没检查哩,你干啥去?”二贵头也不回,兴冲冲地说:“我还搞什么假玩意儿啊,整天担惊受怕的,不如想办法改行算了!”

读书人故事会:cctop.cnreader8.cn/gushi/转载请注明出处!(cctop.cn)

()

  • 小猫刷牙
    老猪开了一家牙刷店,门前贴着一张大广告:猪毛牙刷,质量第一,一刷就白。 瞧,大象来...
    小猫刷牙
  • 自作孽不可活
    民间传说故事构成了中国民间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对广大民众的生活有着深刻的影响...
    自作孽不可活
  • 真心的呵护在左边
    那天下午,他就那样牵着我的手过马路,我蹦蹦跳跳地一个劲向前冲,他不停地抓住我往他...
    真心的呵护在左边
  • 和小伙伴一起讲故事之聊天(一)
    有人听了这个标题,觉得这个故事就是关于聊天的,其实不然,这是我们聚起来讲的第二个...
    和小伙伴一起讲故事之聊天(一)
慧丰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