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打工仔初中学历:造完鸟巢再拍励志电影

2021-04-03 21:40:53

 2008年8月8日晚8时,当全世界40亿观众的目光一齐聚焦中国国家体育馆时,“鸟巢”犹如一颗璀璨的钻石大放异彩,在夜空中不断变换出美轮美奂的光芒。

  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一个头戴安全帽的小伙子也望着流光溢彩的鸟巢流下了激动的泪水。没有人知道,这个仅仅读过初中一年级的年轻农民工,竟是鸟巢“神经系统”的缔造者!

  2009年2月,一部由著名导演江小鱼执导,反映当代农民工奋斗历程的电影——《暴雨将至》将要开机,而电影中的男主角和扮演者,正是这位了不起的农民工谭双剑!

  我是一条小鱼

  迷失在黑暗的河流

  今年29岁的谭双剑出生于河北省邯郸市馆陶县路桥乡宋尔庄村的一户农家,他还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1993年9月,谭双剑的几个弟弟妹妹也要上学,母亲在家急得团团转。作为老大的谭双剑不忍心看到母亲如此焦心,二话不说,便把书包收拾好,离开了学校。

  可是,年仅14岁的谭双剑能去做什么呢?看到邻居把山上的山楂果摘下来做成糖葫芦,走街串巷地卖,谭双剑便向邻居学会了做糖葫芦。然而,每次扛着扎满糖葫芦的草把向村外走时,谭双剑经过自己以前就读过的那所中学,听着教室里传来的朗朗书声,他心里总会泛起与年龄极不相称的哀愁:难道自己一辈子就这样过早的“定型”了吗?谭双剑不服气!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在那之后,不服输的谭双剑来到镇里,想找一份像样点的工作。没想到找来找去,人家一听他连初中文凭都没有,就连连摆手:“现在招个服务员都要初中文化了,你只能算小学毕业,基本等于睁眼瞎!”最后,他只在一家馒头批发店里找到了一份送馒头的工作。每天从馒头店出发,送6车馒头到指定的代销点,这样单调而重复的工作,让他坚持了几个月,就再也干不下去了。

  1996年3月,谭双剑来到了上海。上海这个城市很大,机会很多,兴奋不已的谭双剑觉得似乎到处都是机会。但现实仍然令他失望。辗转多日,他只找到一份在码头扛大包的工作。对于年仅17岁的他来说,这实在是太沉重了。还不到两天,他的后背已经磨出了血泡,第二天再被粗糙的毛刺扎破,钻心地疼痛……

  晚上躺在床上,谭双剑回忆起自己这些年来的打拼,感觉到自己以及和自己一样大量的农民工,就像在黑暗河流里漂流的鲑鱼,那样弱小无助,命运完全取决于水流的方向,在黑暗的河床中随波逐流,对未来的一切全是茫然。难道自己的一生真的就将这样度过吗

  在码头工作了两个月,拿到240元工资之后,谭双剑离开了上海。

  像章鱼生出吸盘

  牢牢抓住转瞬即逝的机遇

  1997年夏天,谭双剑带上80元钱,扛着行李来到了北京。他想当饭店服务员,可人家要文凭时,他只好黯然退出。他又去捡废品,可是没想到捡废品也分地盘,他被人打了。睡在一个桥洞里,谭双剑每天就盼着天亮,好外出找活儿干。

  谭双剑用仅剩的5毛钱,坐上公交车来到香山,在一个装修队找了个当小工的活儿。干了不久后他发现,工地上工资最高的就是电工。小工一天工资20元,而电工则可以拿60元。电工高师傅是整个施工队最神气的人,每到电工进场的时间,高师傅便拿出一支红蓝铅笔,在墙上这里画个开关,那里画个电灯,然后命令小工吊线,开槽。不论多复杂的房屋,高师傅总能设计出最简洁、最实用的布线方案。谭双剑开始琢磨,自己干脆学当电工,这样不是能挣更多的钱吗

  可是,当他想拜高师傅为师时,高师傅却不屑地瞟了他一眼说:“你不要以为是个人都能当电工,这可是个技术活儿。你知道啥叫零线,啥叫火线吗?知道啥叫并联啥叫串联吗?”谭双剑傻傻地摇了摇头,高师傅摞下一句“那还学什么!”便扭头走了,扔下谭双剑一人呆呆地站在那里半天回不过神来。

  遭到高师傅的拒绝,谭双剑并没有放弃,而是找别人借来了初中和高中的物理课本,从最简单的摩擦生电现象开始学起,恶补电的知识!

  在那一个个不眠的黑夜,谭双剑总是一个人趴在床头一只破木箱上,不停地在一摞稿纸上写写画画。两个月后,当谭双剑把一份装修电路设计草图放在高师傅面前时,他的眼睛瞪大了:这份设计图竟与他自己构想中的相差无几!高师傅猛地一拍谭双剑的肩膀:“好小子!师傅收下你啦!”谭双剑眯缝着布满血丝的双眼,憨憨地笑了……

  高师傅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给谭双剑讲解了电路的基本知识,然后就带着他实践。谭双剑学得很认真,每天都把高师傅讲的要点认真地记在一个小本子上,时常拿出来琢磨。由于他头脑聪明,学得也认真,进步很快,两个月后,在高师傅的亲自“考试”下,谭双剑顺利地出师,成了装修队的“二把刀”电工。

  从小工变成了电工,这在装修队可是个不小的“飞跃”,他的工资从每天20元涨到了每天50元,而且再也不用一头泥一头水地干力气活儿,这令那些当初嘲笑他的工友心里既羡慕又嫉妒。

  1998年9月的一天,谭双剑在一个业主家里为照明试灯时,发现有两条线接错了,便打算把它们重新接。按照操作规程,一定要将总闸完全断开,才能开始操作,但谭双剑想起高师傅经常带电作业,恰好电闸那边也没人,就没想那么多,小心地去拉开缠在电线上的绝缘胶,没想到就在这一刹那,火光一闪,一股电流将谭双剑从高高的人字梯上摔了下来!他被摔晕了,躺在地上半天都没能醒过来,幸亏工友七手八脚地把他送到医院。

  这次连电击带摔伤,谭双剑整整在医院躺了一个星期。高师傅来看望他的时候,又气恼又心痛地批评他:“你小子才出师几天,就敢不拉总闸?电老虎电老虎,你就是跟它再亲,它也是只老虎!明白吗?”谭双剑惭愧地点了点头。

  看见谭双剑触电住院,原先那几个嫉妒他的工友更加来劲了。他们幸灾乐祸地说:“大字都不识几个,也想摸电老虎的屁股!这下被老虎咬了,总该知道厉害了吧?”没想到谭双剑出院后,一瘸一拐地又来到了工地。只是从此以后,他认真地学习了电工操作规范,再也不敢违规操作了。

  看见谭双剑对电工技术越来越熟练,高师傅又点拨他说:“我们现在干的活儿都属于强电,而真正能体现电工技术和水平的,是弱电技术。以后的建筑越来越高档,弱电电工的地位也会越来越高,如果你有志向在这行里干出名堂来,就应该尽快掌握弱电技术。”师傅的一席话让谭双剑豁然开朗,他立刻下定决心:学弱电!

  然而正如高师傅所言,弱电技术比强电更加精密和复杂,对基础知识的要求也更高。谭双剑去图书馆借了一本《建筑工程弱电技术》,拿回来却发现如读天书,基础知识太差的他,竟然一点也不懂!于是,他用自己打工攒下的钱,报了一个弱电工程师培训班,如饥似渴地学习起来。1999年年底,谭双剑通过了考试,并顺利地拿到了弱电工程师证。

  1999年冬天,谭双剑来到位于海淀区白石桥的国家气象局的一个项目工地。工作没几天,谭双剑听说另一栋并不归他负责的塔楼的配电柜安装出了问题,原来的电工因为解决不了问题,又嫌工期太紧压力大,竟然不辞而别。看到项目负责人王经理急得团团转,谭双剑主动提出试试看。随后,他一遍遍检查线路和设备,发现问题后又连夜维修处理。结果,谭双剑在三天三夜的时间里,只睡了不到8个小时,终于赶在工期结束的前一天,把塔楼的配电柜按时安好并准时送电,避免了数万元的误工损失。在工作终于完成后,谭双剑又累又困,躺在配电室的地板上就睡着了。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打工仔初中学历:造完鸟巢再拍励志电影


拼多多补单 www.1d1a.com
慧丰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