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岭南画派发展的新方向

2020-10-16 14:00:01

原标题:新文人画:岭南画派发展新方向

在广州抱趣堂,记者对卢延光老师进行了采访,就他个人新作的探索体验和对广东艺术品市场现状以及岭南画派发展的新方向等问题,卢延光老师发表了精辟看法。

上追晋风首开先河

追源溯流、返朴归真可能对中国画的传承更有帮助

记:每五年一个画展,好像是您近十年来办个人画展的一个规律。从1999年的《卢延光山水画》到2003年的《新古典主义》,至2008年的《淡远·空灵》。

卢:确实,每次个展都是我深思熟虑的结果。这次个展的主题是《淡远·空灵》,所有展出的作品都是围绕这个主题展开。淡,是一种心态和精神境界;远,即向往,是一种目标,一种追求。空灵是“透明的含蓄”,它既是中国绘画追求象外之意、画外之情的艺术意境,又是中国传统的审美文化。今年是我的花甲之年,孔子说,60而耳顺。我也想耳顺一下。

记:您的新作在文化溯源上直追晋代,可谓开风气之先。卢:这次展出的作品都是以四尺直幅为主,显得传统文化的意味更浓一些,这是其一。当下不少山水画家,有向黄宾虹、张大千等近现代的国画大师学习,或追石涛、八大山人一路,最远也就师宋元之风。近两年的创作我有意跟目下的潮流拉开距离,在中国的山水画家当中,我第一个提出要师源晋代。如果说春秋战国开启了中华民族精神上的第一次思想大解放,那么第二次思想大解放就是晋代。晋代推崇老庄思想,那是中国历史上最自由、最浪漫不羁的时代,在艺术创作上则致力追求一种神思灵动的隐逸之风和傲岸超然的骨性,追源溯流、返朴归真可能对中国画的传承更有帮助。

画家应该像科学家

尤其是当代艺术家更应强调创新精神,而不是只做模仿家

记:在您的作品中始终如一地标榜着体现独立人格的“士大夫之气”,但表现手法则加入了更多现代元素。

卢:在画面中心我尝试留出一大片空白,不着一线、不着一色、不着一墨地处理山体,无论是历代还是当代的山水画家都没有这种画法。这跟我以往的传统色块加现代线条的表现方式有了很大的突破,而且还尝试运用平面设计的意念,将现代的笔法和装饰风格与浓重的色彩相结合。作品的骨性仍然是中国传统文化,但却用极强的现代感表现出来。

画家就应该像科学家一样,不断实验,不断摸索,尤其是当代艺术家更应强调创新精神,而不是只做模仿家,跟着古人亦步亦趋。探索用现代的思想和世界的眼光来画中国画,中国画的生命力才有期得以不断延续及发展。

更接近艺术的本真

缺点在适当时候不妨也扬一下,如此,才可能更接近艺术的本来面目

记:最近,您和林墉作为广东书画家的杰出代表,与龙瑞、王镛、周新京、崔振宽等全国20位名家一起晋身由权威机构评定的二十一世纪中国水墨画坐标——最具一个时代象征的顶级创造者,并与张仃、白雪石、龙瑞、方骏等入选当代中国山水十大名家之列。比较而言,您认为岭南书画艺术家的优势在哪儿?如何扬长避短?

卢:每个地域文化都有它的优点和缺点,优点固然要发扬,缺点在适当时候不妨也扬一下。人应该素面朝天,将优点缺点都展现出来,才最真、最善和最美,如此,才可能更接近艺术的本来面目。

本土书画艺术家最大的优势在于岭南的边缘文化,广东历代都是流放之地,交通闭塞,所以中国文化中很古意的传统得以在此保留。另外,广东是最早对外开放的地方,因此,见识广和包容性强。还有他刚直不阿的精神和豪雄之气,爆发起来可以惊天地、泣鬼神,代表人物如六祖、袁崇焕、孙中山、康有为、梁启超等。缺点就是实用功利、重商不重文、精英分子不多。艺术也是如此,岭南画派诞生了领军人物三高一陈及关黎等大师后,下面的就出现从众现象,画画不再是形而上的东西,而沦为谋生工具,变成了形而下,这有待于正确的引导和文化的积累沉淀来加以改变。

因为实在所以健康

市场经济就是明码实价,物有所值。人为地将书画价格抛高制造的泡沫终究会破灭

记:有人认为广东没有大山大水,所以孕育不出文化艺术的恢弘和大气。而相对于北京、上海艺术市场的火爆,广东这边显然寂静很多,您如何看待这些问题?

卢:广东人的大气不是体现在小山小水上,广东人的包容就是一种大气,这种海纳百川的气魄只可以与京城的相比。傅抱石曾经有这样一个理论,从地域决定论来说,越穷越古老的地方就越不行,如黄河流域、古埃及等。而越新兴越未经开发的地方就越有希望,如美国、日本等,在中国,就是江浙流域。按此推论,希望以后会在珠江流域出现生机。事实也证明了这一论点,广东佬确实不可以小窥。

相对于北京、上海艺术市场的火爆,广东这边确实平静很多。市场经济就是明码实价,物有所值。人为地将书画价格抛高制造的泡沫终究会破灭,所以我倒认为,广东的市场还相对成熟一点,因为实在,所以健康。但其实,全国任何城市的艺术市场还未真正成熟,毕竟才走了不到30年。

重倡新文人画发展

文人画是中国文化最精髓的东西,晚年的高剑父曾提出倡导新文人画的口号

记:在我看来,您的作品既是您精神世界的乌托邦,又是您完善“画者品格”的道场,这其实就是文人画的核心价值。文人画的价值正在被重新评估,但显然广东的新文人画发展未成气候,您对此有何看法?卢:我认为,文人画是中国文化最精髓的东西,艺术上它提倡高雅、平淡天真、清逸脱俗,精神上强调正气、士气、骨气,与物欲保持距离,因此它是培养人格的好东西,更是中国人精神的制高点。

我们经过了30年的改革,人民物质生活极大丰富。现在国家也在大力倡导文化立国,而文人画可以“塑造美丽人格”,因此文人画的发展现在正当其时。

广东目前的画坛确实有太多媚俗的倾向,画家完全仰大众鼻息而缺乏人格独立和非功利性追求。其实,晚年的高剑父曾提出倡导新文人画的口号,他在继续“国画革命”的同时,更加注重向传统的回归,创造出一批具有现代意识形态的文人写意山水画。因此,我认为寻求文人画的创新是岭南画派再发展的一个方向,而现在正是时候。

卢延光(禺光)1948年4月生。广东省开平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协连环画艺委会委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州市美术家协会主席、广州市文联副主席、广州文史研究馆副馆长、广州市政协常委、国家一级美术师,享受国务院的专家津贴。

(责任编辑:王三秀)


邯郸二手房 https://hd.c21.com.cn/
慧丰生活网